我的冥王夫君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玉凝昨日才落了水,嬷嬷想着四小姐平时早起,今天没有早起,可能是身子不适,就想让玉凝多睡一会儿,也没有刻意去打扰她。

  玉凝醒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大亮了。

  她身上的花香气息更加浓郁,但香气再重,也掩盖不了缠绵过后暧昧的气息。

  玉凝身子沉重,她动一动都觉得疼痛难忍。

  昨晚的记忆还很完整,她……她被不知是鬼是妖的家伙夺走了初次。

  男人仿佛不知道怜香惜玉四个字怎么写,一连两个时辰,他都不知疲惫的征伐,玉凝现在不仅腰肢和腿酸痛难忍,私密之处也是火辣辣的疼痛。

  玉凝昨晚哭哑了嗓子,眼睛也红得像桃子一般,她勉强坐了起来,去看自己的身体。

  此时的玉凝不着寸缕,身上并没有衣物覆盖,她的腰上,腿上,都有青紫交错的痕迹,胸前也是一片青色。

  玉凝的肌肤白,吹弹可破,比水豆腐还要嫩,稍微出现点什么颜色都会很鲜明。

  雪白的肌肤映衬着这些青紫交错的痕迹,越发显得她可怜。

  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对任何人提起,哪怕白氏也不能说,玉凝心中慌张,她双手捂住了脸,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,泪水顺着她莹白的指缝往外落。

  自己哭了一会儿,玉凝挣扎着下来换了身衣服,床上是一大片血迹。

  她是初次,那个男人又不是真的人,虽然长得俊美,实际上却像个禽兽,她身体被撕裂,床上血迹斑斑,到处都是血,看起来颇为渗人。

  玉凝看着床上的血,又想起昨天晚上受的委屈,眼泪又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。

  她擦干净眼泪后,将床上的被褥换了,才出去让婆子给她送水来梳洗。

  婆子看玉凝眼睛肿得像桃子一般,忍不住道:“四小姐哭了一晚上?”

  玉凝的声音微微有点嘶哑,和平常柔柔糯糯的嗓音不太一样:“昨晚上做了噩梦,梦见我在水里被水怪拉着,要被淹死了。”

  婆子想了想园子里那个湖,湖水其实挺深的,这两天下雨涨水,恐怕更深了。

  婆子道:“出了这样的事情,小姐害怕也是正常。下次不要单独再去水边了。”

  玉凝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多谢嬷嬷关心。嬷嬷,今天我不去我娘那里了,等下我娘醒来,你就说我昨晚染了风寒,不方便见她,怕染给她。”

  婆子连连答应:“好。”

  玉凝梳洗后,婆子又送了一碗粥和一碟小菜过来,梅花苑向来粗茶淡饭,玉凝昨晚紧紧握着手,不长不短的手指甲刺进了手心里,扎得手心泛了淡淡血痕,此时去握碗,她被烫了一下,差点把碗摔掉。

  不过,玉凝仍旧低头抿了一口米粥。

  温热的汤汁入了胃里,熨烫了所有冰冷,那个男人全身上下真的没有一丝温度,就如死人一般,亲密时某处也是冷的,如雪地里冰冻的铁块,冻得玉凝全身都冰冷彻骨。

  如果再来几次,玉凝真怕自己会变得宫寒。

  但她也找不到去怨恨男人的理由。

  昨天濒死之际,是男人救了她,倘若没有这个男人,她可能被人害死,现在已经成了一具死尸。

  他说,“救命之恩,以身相许”,玉凝一无所有,以身相许,怕是最适合的一种方法。

  理智上是这么想的,实际上,想到被撕裂的,痛苦的身体,想到昨晚被男人翻来覆去折磨的场景,再想起男人诡异的身份,玉凝真的很害怕这个男人,无比害怕。

  她喝完米粥,嬷嬷把碗收走了,玉凝身体仍旧觉得沉重,又上床躺了。

  外面,四只小鬼没见到玉凝如同往常一般出来,都急得抓耳挠腮。

  蓝鬼咋咋呼呼的:“昨天冥王进去,一晚上没有出来,他俩应该成好事了吧?”

  青鬼道:“她是被冥王盯上的王妃,如今长大了,冥王想要她也正常。只是……”

  “只是冥王鬼气阴森,寻常人压根承受不了冥王身上的鬼气,加上王妃是个凡人,身子弱小,如何能应付冥王不坏之躯?”白鬼瞅着四周再也没有其他鬼,压低了声音道,“我听说冥王修过一种功体,这种功体让冥王和旁的鬼体质不同,旁的鬼和一个女鬼三天都觉得够呛,冥王能临幸三年。”

  黑鬼被白鬼呛了一下,抬手往白鬼头上狠狠去敲了无数下:“冥王修至邪法身所有鬼都知道,这不是为了临幸女鬼,他压根不让女鬼爬他的床。”

  白鬼被黑鬼敲得吐出三寸长的舌头,黑鬼一边敲一边道:“冥王绝对不是怜香惜玉之人,我觉得王妃可能受了大苦,奄奄一息,我们应该怎么做?”

  青鬼道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的冥王夫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夜色玫瑰只为原作者纷纷和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纷和光并收藏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