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冥王夫君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玉凝抬手擦了擦自己的脸,她总感觉小脸被什么东西碰了碰,阴寒刺骨,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  她不知道,这是她第二次死里逃生。

  男人冷冷淡淡的看向玉凝。

  长得不算丑,相反,是个美人胚子。

  “就算嫁给鬼,我也不嫁给你。”玉凝清脆稚嫩的声音仍旧在耳边回荡。

  男人不知道这个“你”是谁,不过,听玉凝的意思,她是愿意嫁给鬼的。

  直接将玉凝的魂魄吃了,的确大补,可最补不过……

  男人对玉凝的观感还可以,乖乖巧巧,长得还顺眼。

  如今年龄太小了,再等十年,等这孩子及笄了也不迟。

  十年而已,不过眨眼之间。

  玉凝死里逃生,她自己还不知道,抱着一盆子衣服进了房间,找她生母白氏去说话。

  玉凝穿着一身浅青色的襦衫,白色齐腰襦裙,衣裙时常穿也时常清洗,被磨得半旧,一双眸子水润漂亮,院中新种了一株桃树,今年还不会开花,她抱着衣服进去。

  再度出来,玉凝仍旧是半旧的浅青色襦衫,白色齐腰襦裙。

  十年树龄的桃树在院中占了不少的空间,三月桃花开,浅粉色的花瓣落了一地,玉凝挑开帘子出来,被春风吹了一脸,桃花瓣都钻进了她的衣服里。

  白氏的身体就不好,玉凝像白氏,她也柔柔弱弱的,一举一动如弱柳扶风,肤色很白,少见血色。

  今天是柳氏生辰,玉凝要去柳氏的院子里请安,过两天柳氏肯定还会请人来南阳侯府来赏花。

  不过,这几年,肯给柳氏面子的人越来越少。

  从前柳氏还能请到三品二品官员的夫人,如今往来的都是一些芝麻小官的夫人,就连陈王妃,虽然陈王府和南阳侯府挨着,她也很少过来了。

  南阳侯的爵位承袭三世,南阳侯恰好是第三世,他在官场上毫无建树,担着闲职,整天花天酒地,侯府日渐亏空,有权有势的勋贵压根不和南阳侯来往。

  南阳侯得过且过,自己享了福,柳夫人心里却不好受。

  柳夫人有个儿子叫做玉冬书。玉冬书今年十六岁,在国子监就读,爵位传不到玉冬书身上,柳夫人一心希望玉冬书好好读书,来日考取功名,可惜玉冬书被柳夫人惯得胡天胡地,和南阳侯一样喜欢糟蹋家里的丫鬟。

  南阳侯府半年前新买来的一个丫头叫翠儿,翠儿在厨房里干活,玉冬书先前见翠儿有两分颜色,傍晚把人拖到柴房里□□了,现在翠儿显怀了,拖到柳夫人面前打了一顿,孩子被打掉后,翠儿才冷笑着说孩子是玉冬书的。

  柳夫人被气得心口疼痛,今天虽然是她的生辰,想起来玉冬书不成器的样子,她胸口还是一阵一阵的怒火。

  玉凝这下过去静雅院请安,好巧不巧的,她就撞在了柳夫人早起发火的时候。

  静雅院里的丫鬟都知道,柳夫人讨厌梅花苑里的白氏,白氏现在虽不得宠了,仍旧美貌如昨,白氏生的四小姐,长得比天上神仙还漂亮。

  玉凝天生倒霉体质,平底走路会摔,喝口凉水会呛着那种,她命苦,去柳夫人那里请安,肯定会被柳夫人一顿刁难,假如不去,柳夫人回头想起她,铁定要婆子把她给捉来,好好教她规矩。

  虽然命苦,她都好好的活了下来。

  对于柳夫人的责骂,她也装作听不见,柳夫人吵归吵,她玉凝就是一个木头人,听不见看不见。只要玉凝不犯错,柳夫人身为侯爷夫人,不能掉了身份去打玉凝。

  她刚刚进了静雅院,打扫院子的小丫头就怜悯的看了玉凝一眼。

  很快就有人进去传话,说四小姐来请安。

  柳夫人让玉凝进去了。

  玉凝低着头道:“给母亲请安,今天母亲生辰,女儿做了一个香囊给您。”

  白氏穷苦,阖府上下都知道,玉凝自个儿一年到头也没穿过什么新衣服。

  柳夫人心知肚明,玉凝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,只能亲手做双鞋,做只香囊手帕什么的献上来。

  她肚子里藏着气,越看玉凝,越觉得不顺眼。

  玉凝长得实在是好,虽然常做活,她这双手始终纤细柔嫩,没骨头一般纤柔,冰雪似的剔透莹白,最勾人的是玉凝那双眼,清澈流转,春意荡漾。

  如果玉沅长得有玉凝三分美貌,还愁找不到好夫君?

  玉凝低着头,没有看柳夫人。上次她抬着头,柳夫人说她没大没小,改日挖了她的眼珠子喂狗,今天玉凝低着头,柳夫人张口也骂:“畏畏缩缩的,像个奴才似的。”

  玉凝仿佛没听见,仿佛柳夫人骂的人不是自己。气大伤身,她不气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的冥王夫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夜色玫瑰只为原作者纷纷和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纷和光并收藏我的冥王夫君最新章节